网赚兼职项目-YY网赚兼职项目-网赚兼职项目大全-360网

网站地图网上挣钱

网赚兼职项目-YY网赚兼职项目-网赚兼职项目大全-360网

当前位置: 360网 > 新手网赚 >

全民k歌收入最高的主播 全民k歌赚钱吗

时间:2021-07-17 21:36人气:来源: www.tjhqyb.cn

而从变现的维度看亦然。去年12月15日腾讯年度职员大会上,马化腾说,腾讯需要更多To B的能力。这既是指服务,也是指变现。那样问一个容易的问题就可以,假如你是品牌方,你更想投放抖音短视频快手,还是QQ音乐、全民K歌?

对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来讲,这个数据带来了真金白银。依据Reddy.com的报告,截至2016年底,拥有QQ音乐、酷狗音乐、酷乐三大玩家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娱乐)营业收入近50亿,毛收益近15亿,净收益近6亿。集团预计2017年全年营业收入将超越90亿,净收益将超越16亿。近日,腾讯2017年营业额报告也横向证明了这一点:社交互联网收入同比增长52%,这是音乐虚拟道具销售的推进。

5亿注册用户,5000万日活,这是全民k歌的最新官方数据。"这个数据至少是角逐商品的7~8倍."业内人士叶林向虎嗅透露。

“所有音频App都想成为好的宣发途径,换句话说,就是有推进音乐成为热卖的能力。但《大家不同》或者《海草舞》这部分热卖都不是靠音频App推火的,这是他们最尴尬的地方。”林野说。

“杀死微博的不会是另一个微博”。同样的道理,全民K歌、乃至整个腾讯音娱的敌人也不会是下一个播放器或者K歌社区了。

早在2016年下半年,QQ音乐就宣布盈利。2017年9月,腾讯音娱副总裁吴伟林曾公开表示,腾讯音乐拥有1700万付成本户,以10元/月计算,每年仅付成本户一项,腾讯音娱收入就超越20亿人民币。

他只不过一个一般的技术员。2016年9月,在家无聊的时候,下载了国民k歌。两年间,他有200首歌,拥有5万多粉。新年回家时,他给了母亲一个定制的麦克风。“我母亲天天晚上8点按时唱歌。”梁枫对我说。

腾讯第三成为收割者,有三个缘由——

微信“换”的天花板

这好像是全国k歌用户的一个缩影。青年贡献内容,而60年代到70年代的青年贡献粘性和在线时间。

流量本钱高企,对于其他角逐对手来讲是弱点,而这恰恰是腾讯的长处。腾讯靠微信和QQ两个武器,直接给全民K歌用户换了天花板。

2014年11月8日,全民K歌植入《快乐大本营》,彼时张靓颖、刘亦菲等明星在节目中通过全民K歌完成了游戏环节;在线下,全民K歌选择了路径较长,但更有效的模式——举办比赛。2015年1月起,全民K歌与《我是歌手》第三季合作,举办了线下比赛。同时进入校园举办歌手大赛,获得了5万学生用户。

腾讯音娱的高墙

这份好看的成绩单也成为腾讯音乐娱乐分拆上市的充分条件。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在可预见的将来,腾讯音乐娱乐是一个候选。”这句话的首要条件是,除去独立的组织构造,它是达成盈利的非常重要原因。

而全民K歌社区里几乎囊括了所有C端付费的功能,而版权则完全依托于腾讯音娱,可以说是找到了一鱼多吃的方法。

“全民K歌的歌单够多、够新。”资深用户李雯打开竞品App吐槽道,“你再看看这个推荐榜单,哪个会唱?”

湖南卫视功不可没

从转折的时间节点看,自2015年4月开始,全民K歌的iOS版本下载量和百度指数都初次超越了ktv。

捧红全民K歌的功臣湖南卫视,旗下的基金芒果盈通和主持人谢娜、何炅、汪涵同时也是ktv的资金投入方。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让战局多了几分戏剧化的色彩。

这一点从它被收入2017腾讯名品堂就可见一斑。同样入选的另一款商品是 《穿越火线》手机游戏。这个拥有各种价格不亲民的枪支皮肤的游戏,构成了腾讯游戏上千亿的收入。

每一个社交范围的创业人士都需要面对如此一个问题:假如腾讯进入这个赛道,你会怎么样应付?

用户增长放缓,天花板初现是其中一个缘由。

靠腾讯左手流量,右手版权扶起来的全民K歌,已经开始反哺腾讯。

虎嗅此前的文章《网易云音乐得救了吗?》指出,就算在国家版权局推进互相授权的状况下,不计算独家,腾讯音乐还可保留17万首歌曲;计算独家,最多可保留5万首歌曲。而对于通常用户来讲,用的核心歌曲规模在3万~5万首。

抖音短视频、快手作为短视频平台,推进产生热卖的能力是腾讯音娱难以望其项背的。显然,腾讯也感觉到了用户注意力的转移,全民K歌上线了短视频功能。腾讯内部人士透露,沉寂已久的微视将被腾讯重新当做策略级商品,这也被觉得腾讯杀入短视频的回马枪。

就连腾讯内部的人都对这款商品的数据感到惊讶。“当初,无人看好线上k歌的方向。(2014)感觉听歌比唱歌更迫切,频率更高。”在腾讯工作了五年的张琦说。当时至少有两款线上卡拉ok商品同时角逐。但由于以PC为主要场景投注,门槛提升,最后只能看k歌忽然崛起。

腾讯的三个杀招

那它的敌人会是哪个呢?抖音短视频和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

毫无疑问,腾讯在获得环球音乐的版权之后,已经集齐了环球、索尼、华纳三大音乐企业的独家版权。与QQ音乐共享版权的全民K歌,仅凭版权就可以扼住角逐对手的咽喉。

今年新年后,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用户超越10亿,QQ手机端月活为6.83亿。依据QuestMobile统计,2017年年底,中国互联网+月度活跃设施数为10.85亿。也就是说,微信和QQ,覆盖了中国绝大部分互联网+用户。

这个数据意味着什么?可以给出的参照系是,2017年年中,让腾讯风光无限的《王者荣耀》,注册用户2亿,日均用户5412万。

全民k歌收入最高的主播 全民k歌赚钱吗

腾讯音乐娱乐可能是世界上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盈利的数字音乐公司。全民k歌(音乐播放器依旧是花钱的工作),就像微信和网络游戏一样,不是腾讯核心战斗团队的产物。这仍然是马的胜利。——,一个从PC转型不利的QQ商品团队,第三创业,最后饰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

但非常遗憾的是,在对垒短短7个月之后,全民K歌就切走了那块蛋糕,超越ktv。自2015年4月后,无论是百度指数还是App的iOS版本下载量,全民K歌都超越了ktv。

这不是腾讯音娱一家看到了将来,连刚改了slogan的网易云音乐,近期也悄然上线了短视频功能。数字音乐平台和短视频平台的时间争夺战正在全方位展开。

从坐落于望京SOHO的公司步行到地铁站不到几分钟,梁凤飞就在手机上飞速录制了一首《用心良苦》的歌曲。上传不到两分钟,粉们就赶到现场说:“声音太稳了,我喜欢。”。

乍看这两者是完全不相同种类型的内容商品,但假如把他们都当做娱奥创息流商品来看,所有就明确起来。所有内容商品都在试图最大限度的占有用户数和用户时间。用户越多,用户用时间越长,商品算法所计算的数据就越准确,用户黏性越强。

而全民K歌的要紧意义在于,它依托了腾讯音娱的既有资源,走出来一条赚钱的路。这对腾讯音乐将来的分拆上市,有策略意义。

2014年5月,在全民k歌正式上线前4个月,歌坛夜店开创者陈华也被问到这个问题。当时,他的回答是:

依据艾瑞移动的数据显示,全民K歌月度独立设施数为8100万台,环比降低3.5%;月度总有效用时长1.8亿小时,环比降低超越20%。而抖音短视频的数据完全是另一个量级。抖音短视频月度独立设施数为1.5亿台,环比增幅43%;月度总有效用市场为5.4亿小时,环比增幅达38%。具体数据可能存在偏差,但趋势可以一望而知。

腾讯音娱的业务与商业模式,大体分为三个条线:以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为代表的播放器业务;酷狗直播为代表的直播业务;全民K歌为代表的在线K歌社区。这部分业务可以延伸出广告、曲库转授的B端收入;C端收入包括付费会员、粉经济、硬件售卖。

ize:15px;">“第一要账上有钱,心理上不害怕角逐对手,技术要实实在在比任何一个人做得更好。”

另一个方面,播放器和在线K歌社区难以制造热卖,这是新的焦虑。

腾讯音娱在数字音乐产业是个“无敌”的存在,但只有如此已经足够吗?

而其他角逐对手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尽管各自都有商业化的尝试,主要业务仍然集中在“听歌”,对音乐版权二次开发的商品,处于花钱的状况。

帝国的敌人

朋友圈里,腾讯职员正在“急求短视频内容运营”。你看,“永远焦虑”的社交巨头在探寻下一头现金牛了。

这样的情况下,腾讯音娱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于是,全方位K歌于2014年12月发布0版本,靠着导入腾讯微信和QQ的自有流量和熟人关系链,立刻迎来了第一个下载高峰。圈住用户之后,留存就相对容易。和一般的音乐播放器商品不同,社交商品的迁移本钱非常高,用户的手机里也极少保留两个相同种类商品。“朋友多了,也不会有精力玩儿那样多相同种类App了。”梁野对虎嗅说。

大量版权